热线电话
大丽花新闻
推荐新闻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大丽花新闻 >

蓝可儿尸体勾起黑色大丽花惨案记忆 女子被腰斩

  备受关注的蓝可儿尸体已找到,不少网友不经回想起黑色大丽花分尸案,据悉黑色大丽花被害者贝蒂和蓝可儿都曾在Cecil酒店附近出没。黑色大丽花分尸案至今仍未破案。

  1947年1月15日,美国加利福尼亚,洛杉矶,中心住宅区39街,诺顿街区。上午10点左右,一名叫贝蒂·勃辛格的家庭主妇带着自己3岁的女儿去鞋匠那里取送修的鞋子,当她们路过诺顿街区一片茂盛的草地的时候,勃辛格似乎看到那里躺放着一具残破的人体石膏模型,在她走近之后震惊的发现这原来是一具被肢解的赤裸的女性尸体,比辛格立刻用手挡住了自己孩子的眼睛,并带着她一起奔向就近的街区报警——举世震惊的“黑色大丽花谋杀案”就此拉开了帷幕

  白种女性裸尸,弃置于诺顿街区荒地,尸体自肚脐处被拦腰斩成两段,面部朝上,双臂上举,肘部弯曲,双腿笔直伸展,分开角度很大(大于60度),两部分尸体被对正摆放,中间相隔约50厘米,尸体被清洗得很干净,现场未见血迹,胸部(乳房)遭到严重破坏,嘴自两边嘴角被割开,伤口直至耳根。尸体被发现时间为1947年1月15日上午10时许,从尸体上的露水痕迹判断弃尸时间可能为凌晨2:00左右。弃尸地点周围经常有车辆行人经过,未得到目击报告,很明显,弃尸地点并非案件第一现场。

  被害人经指纹核对确定为22岁的白种女性伊丽莎白·安·肖特,身高171厘米,体重51.2公斤,蓝眼睛,头发原为褐色,后被染成黑色。因为尸体有被冷藏过的痕迹,所以死亡时间只能粗略判断是在14日下午15:00—17:00之间,死因为头部遭到重击导致颅骨内陷或面部失血过多,还有可能是由于面部失血流入肺部导致其被呛死。尸体被自肚脐处切成两部分,时间应当在被害人死亡后,但由于尸体破坏情况太严重,且致命伤口过多,所以亦不排除被害人是被活着切割开的。血液基本被放尽,尸体内外全部被用水清洗过,未找到任何精液或类似的痕迹。

  头部内陷式骨折,面部多处瘀伤,嘴部自嘴角向两边割开,伤口呈锯齿状,下颌骨与咬合肌均被切断,伤口直至耳垂,该伤口使得被害人面部看似呈现一种诡异的笑容(很明显是参照了小丑化妆的样子)。很反常的是,口腔已经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腐烂,而且里面塞满了可能是用来止血的蜡。颈部无明显外伤,但有被捆绑的痕迹。胸口伤口多,主要集中在两**位置,右侧**几乎被切掉,其他伤口多为锯齿状切割伤,另有多处烟头烫伤。上半身的脏器被塞入胸腔,经解剖,胃内无半消化状的食物,但是部分残渣显示被害人曾经吞食或被强迫吞食过大便。双臂有多处瘀伤及骨折,多根手指骨折,红色的指甲油大部分已脱落,还有几个指甲被拔掉,手腕处有被捆绑的伤痕。

  脚踝处有被捆绑的伤痕,伤痕面积大,伤口自下向上翻起,被害人可能被倒吊过,双腿自膝盖位置骨折,大腿有多处伤口不深的刀伤(大部分是划伤)以及瘀伤,其中左大腿前侧有一较大的伤口。生殖器无遭到侵害的痕迹,肠子等脏器被冲洗后塞入腹腔,下腹部有一个类似做过子宫切除手术的伤口,子宫被取走。总体而言,下半身的脏器丢失较多。

  贝蒂的黑漆皮钱包和黑色的鞋子距离其尸体被抛弃地点只有几公里处的25街区1819E单元处的一个垃圾桶内被发现了;

  报社收到了一个包裹,包裹内有贝蒂的出生证明、社会保障卡、她生前与许多军人的合影、一些名片、报导马特·戈登死亡的剪报、寄放行李的寄存票以及一本通讯录,通讯录上虽然有几页被撕掉了,但是依旧剩下了七十五名男性的名字和联系方式,随包裹寄来的一个信笺上是用从报纸或书刊上剪接拼凑的几句话:“这是大丽花的财产,还会有信件寄来。”

  一封短信被寄送到警署,这回是用手写的几句线点是转折点,(我)要在**那里寻开心。”落款是“黑色大丽花复仇者”,很多人依据该信笺的内容推测凶手很可能将要在上述时间自首。

  当然,凶手并未如“约”自首,而且马上又寄给警方一张剪接加手写修改的信笺,上面说:“(我)改变主意了,你们不会和我公平交易的,大丽花的死是合理的。”

  以上三封信笺中,第一封可以说无疑是犯罪人寄来的,第二和第三封被推测为极有可能是也是犯罪人寄来的。在所有十六封疑似犯罪人寄来的信笺中,只有这三封是得到了官方各专家和学者一致认定的。

  遗憾的是,在这三封信笺以及包裹里的物品中都未能找到犯罪人的指纹或其他有价值的线索。

  案件被公布后,在很短时间内就有33个人向警方自首说自己就是犯罪人,警方在通过各种排除了他们的嫌疑后将其中大部分送进了精神病院;最后见到贝蒂的罗伯特·曼利和收到她信笺的菲克琳都经多次询问与测谎被排除了嫌疑;贝蒂通讯录上有纪录的七十五名男性经调查被全部排除……警方先后详细调查过数千名有可能存在嫌疑对象,但是最终一无所获。本案遂成为了二战后美国加州历史上最耸人听闻的悬案。

  贝蒂——伊丽莎白·安·肖特——“黑色大丽花”,最终被安葬于奥克兰的一处公墓中,在她的葬礼上,只有六名亲友来凭吊了这个年仅22岁的,命运悲惨的女性。

上一篇:黑色大丽花事件盘点那些未破杀人悬案 下一篇:没有了